当前位置:南京市浦口区乾坤苗圃场历史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
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
2022-08-06

被誉为“天堂之国”的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有一处18世纪建筑的欧式风格的土堡,名曰“普拉德拉古堡”。它原是普拉塔普国王的胞弟普拉德拉的一处庄园,几百年来,屋中一直有一个可怕的幽灵存在。夜深人静,鬼火闪闪,时常能听到它“踏踏”的脚步声和发出的怪叫声。据说屋子的主人入住后不久,便相继死去。后来,国王差人在古堡的正厅迎请了佛祖释迦牟尼金身塑像,以此来震慑幽灵,然而根本无济于事,死人的事照常发生。家人们不得不搬离了古堡,从此古堡一直被认为是凶宅,再也无人敢踏足一步。

相传有两个乞丐不知内情,白天外出乞讨,夜晚来此住宿。一天夜里,幽灵忽悠悠从天而降,先是一溜火星飞溅,之后便发出一阵吓人的怪笑。两个乞丐一个被当场活活吓死,另一个屁滚尿流逃将出去。从此这座豪华气派的古堡,成了一座魔鬼的世界,被罩上一层恐怖凶险的阴影,成了人们街谈巷议的话资。一座豪宅,就这么一直荒芜着,成了当地一景。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出了一个不信邪的,这个人名叫莎朗扣。莎朗扣四十多岁,满脸胡须,骠悍强壮,是个无线电工程师。他认为“普拉德拉古堡的幽灵”完全是人为杜撰的,世界上是绝对没有鬼魂的!他决定搬进去住,与魔鬼幽灵见见面,看看它是个什么样子,领教领教魔鬼幽灵的魔力。妻子颂色闻知丈夫要去“普拉德拉古堡”冒险,一百个不同意。二人吵了起来,颂色见说服不了丈夫,只好由他而去。

莎朗扣如愿住进了阴森恐怖的普拉德拉古堡,而且还给通上了电。

奇怪,不知是幽灵害怕了莎朗扣的胆量,还是另有原因,一连数日,屋中并没有出现人们传说中的怪声和鬼火,也没有听到“踏踏”的脚步声。“莫非幽灵根本不存在?”莎朗扣想。

莎朗扣早出晚归,一直期待着幽灵的光顾。然而,奇怪的普拉德拉古堡幽灵仿佛老鼠探知猫儿来了一样,始终没有出现。莎朗扣感到十分好笑:一定是人们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他思念妻子,便给颂色打电话,告知这些日子的情况,并一再强调,普拉德拉古堡,根本就没有什么魔鬼幽灵!完全是人为杜撰的!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二爸给我讲的一个真实鬼事,也正因为这个蹊跷的鬼故事夺走了我二娘的生命。

二爸是50年代的民办教师,收入颇低。可凭着自己对教师这一职业的执着狂爱,一干就是30年。由于培养出来的学生成绩优异,上级领导极其重视,各学生的家长更是想方设法想把自己的子女调到二爸所属的班级,因此二爸在我们当地算得上是位可尊、可佩的民办教师。其名声绝对高于很多所谓的 公办 教师。

那一年,由于国家政策的改变,需从每个村里面抽出一个德高望重的民办教师去当地县城学习,再经过严格的各种考试,合格后,即升级为公办教师(不论条件,待遇都要高于民办教师),这就是所谓的教师 民转公 政策。

一个夏季的某一天,二爸有县城学习回来,从乡镇到家,是一段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此时天已擦黑,夹杂着蒙蒙细雨,使得本来凹凸不平的小路变得更加泥泞不堪,甚是难走,稍不留神,就有摔跤的可能。

刘老师这么晚了,才回去啊?要不今晚就在我家住吧! 一位正在自家房子附近干农活的农夫,看见二爸就热情的招呼道。

不了,这段路反正又没多远,今晚回家还有事。 二爸回答着。

到家来坐坐,喝口水,我给你准备一个火把(农村里面用树皮捆绑在一起,然后点燃的那种),这下雨天的,路不好走。 农夫关心的说。

没事没事,你忙。这路早走习惯了。 二爸说完就继续向前赶路。

当走到王家田坝(地名)的时候,二爸隐约的着到前面有一个人,背后还背着一个大背筐。

前面的伙伴儿,等着一起走,也好有个拌,热闹点儿。 二爸冲着那人吼道。

要得嘛,你来追我了。 那人也跟答道。

二爸听到回答声,便加快了步伐,深一脚浅一脚的穷追不舍。

终于追到了大概三米远处,只见此人全一身白 白衬衣、白裤子。行动十分怪异,背筐里居然背着一把雨伞,这大下雨的也不用,二爸甚是不解,在好奇心驱使下,二爸和这个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

你走路好快啊,这么烂的路,我走起来都感觉很费力,你背个伞为啥不用喃? 二爸带着疑惑说。上一页1234下一页

毕竟是恩爱夫妻,颂色也思念丈夫,惦记着他的情况,便前来看他。不料就在当天夜里,可怕的幽灵却突然出现了!

且说久别胜新婚,当夫妻二人温存之后,莎朗扣很快便呼呼入睡了。他本来就是个沾枕头就睡着的人。颂色疑虑着屋中幽灵的存在,怎么也睡不着。眼睛睁得大大的,耳朵竖得直直的,屋中哪怕有只蜘蛛爬过,也逃不过她那灵敏的耳朵。不料怕什么来什么。约摸半夜时分,万籁俱寂。突然,只听一阵“踏踏”的脚步声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黑夜中随即闪出蓝蓝的幽光,一闪一闪,就像传说中的鬼火。紧接着,一声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怪声传来,吓得人头皮子发炸。颂色听得真切,看得明白,见幽灵光顾,吓得“啊呀”一声惨叫,紧紧地扎进丈夫怀里。

莎朗扣被惊醒,见妻子吓成这个样子,“忽”一声坐起来,随即打开了壁灯。但见四处空寂寂的,屋中静悄悄除了各种电器和日常用品外,哪里有幽灵的影子?他紧紧地搂着妻子,一声声安慰着:“阿弥陀佛,莫怕,莫怕,一定是你精神紧张,出现了幻觉。”

妻子惊魂未定,小鹿般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看得清清楚楚,这鬼地方果真是……”

第二天,颂色不顾丈夫的一再挽留,执意要离开这个魔鬼世界。莎朗扣无奈,只好由妻子去了。不过,他深感惶惑:自己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咋一次都没见到、听到妻子所描述的那种情景呢?为什么妻子仅此一夜,混账的魔鬼幽灵就出现了呢?莎朗扣上涌上来了那股子犟牛脾气,他非要亲眼见识见识普拉德拉古堡幽灵的模样再说。

不久,神秘恐怖的普拉德拉古堡幽灵,果然与倔犟的莎朗扣打上了交道。卧室中、厨房里、客厅里,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

且说这天早晨起来,莎朗扣的拖鞋不见了,他感到奇怪,四处寻找,但见客厅中央,整整齐齐码放着自己各种鞋子,昨夜穿的那双拖鞋,也在里面!

嘿,这就怪了!自己清清楚楚记得上床睡觉,拖鞋就脱在床下,它又没有胳膊腿儿,咋自己好端端来到客厅里?而且几乎所有的鞋子都码放在这里?莫非有人进来搞恶作剧吓唬我?检查门窗,一切完好无损!莎朗扣耸耸肩膀,摊开手,摇摇头,深感莫名其妙。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久,又一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天早晨,莎朗扣去厨房准备早餐,但见昨天放进冰箱的面包、酥油茶之类的东西,全部齐整整摆放在餐桌上,甚至还有一杯平时爱喝的葡萄酒!他被惊得目瞪口呆,努力回忆着昨天的情景:不对呀,自己清楚地记得,东西买回来后,一样样都放进了冰箱里,眼前咋会是这样的结果?莫非……莫非……是那个神秘的魔鬼幽灵所为?

一连多日,古堡中接连发生了一系列类似的不可思议的事情:电脑好端端被打开,衣服神秘地泡进浴盆里,厨房的土豆,一二三……齐刷刷排列开……

直到这时,莎朗扣才相信古堡幽灵的存在,冥冥之中幽灵天天在和自己打着交道。这回,他真的有些儿胆怯了。便打电话给妻子,告知这里发生的一系列可怕事情……妻子颂色再次劝他速速回来,免得死无葬身之地。莎朗扣犹豫不决,古堡幽灵尽管多次与他捉迷藏,搞恶作剧,他还没有亲眼一睹尊容呢!他决定等与魔鬼幽灵见见面再作道理。

自从古堡幽灵入驻了莎朗扣脑海后,他第一次出现了失眠。连日来,屋中出现的神秘事情,一件件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不停地问着自己:人世间,难道说真有什么魔鬼幽灵的存在?如果说没有,那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系列事情,又该怎么解释?

莎朗扣胡思乱想,不知不觉,时过半夜。突然,只听屋中响起一阵人的声音,紧接着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怪声传来,随即只见冥火闪闪,发出绿幽幽的光,让人毛骨悚然!

莎朗扣这下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由得头皮发麻,根根汗毛倒竖,大叫一声,赶紧打开了壁灯……

再说莎朗扣的妻子,见丈夫整天与幽灵为伴,担心发生不测,就找到莎朗扣的好友吉布丁求助,想通过他来劝劝丈夫早些回家。吉布丁是当地一家报社的记者,闻听诉说,觉得这个素材太有新闻价值了,如果写出来,定然产生轰动。当即与颂色一起赶往普拉德拉古堡。

莎朗扣经过一夜幽灵的侵扰,已彻底相信了吉屋幽灵的存在。他已猎了这个奇,领教了幽灵的魔力,正打算离开呢。见朋友与妻子一同赶来,叫声“阿弥陀佛”,不等发问,便绘声绘色,讲述了昨夜的情景和发生在屋中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村里人都知道王勇胆子大,也都知道王勇怕老婆,王勇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又精明长得又俊,怕这样的老婆他是心甘情愿!

这天,王勇到邻村给舅舅祝寿,临出门的时候,老婆给他念了一段顺口溜儿:“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晚上回家老婆有安排!”

老婆这样念有缘故:前几天晚上,王勇在外面喝醉了酒,东倒西歪地撞进了邻居潘寡妇家,一头倒在人家炕上便睡,吓得潘寡妇吱哇乱叫。周围有这么多邻居,王勇解释不清为啥偏偏闯进了小寡妇家,至今一直被老婆“制裁”,晚上只能睡沙发,现在一听老婆这话,知道有了转机,乐得他点头不迭。

舅舅的寿宴很丰盛,王勇起先倒还记得少喝酒多吃菜,可是后来跟表兄弟们划拳总是输,不知不觉又喝多了,喝到半夜才想起了老婆的交代,赶紧丢下酒杯往家跑。

本来走大路回村也不过五公里,可是王勇心急抄近路,又恰好赶上这天晚上没月亮,摸着黑跑了一阵子才发现,脚下那条细细的小路不见了,不知怎么就跑到了荒草地里。好在远远地看到了村子里的几点灯光,王勇干脆趟着荒草,对准了灯光接着往前跑。

磕磕绊绊地又跑了一阵,眼前出现了一条闪着微光的小河,王勇松了口气,只要找到桥就能找到直通村里的大路了。他估摸了一下方向,觉得桥应该在自己的西面,于是顺着河岸往西走,踉踉跄跄地走了十多分钟,就是不见桥的影子,离村里的灯光却像是越来越远,难道是走反了?王勇转过身来再向东走,又走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找到桥。这下,王勇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站在河边一动不动。

刚才跑得浑身发热,站下来才觉得秋风萧瑟,吹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四周的杂草也被吹得乱响乱晃,就像有好多东西在里面钻来钻去。王勇倒不怕什么野物儿,只是奇怪那座小桥怎么不见了。他听说过鬼搭墙,半夜里让人四处碰壁回不了家,可是没听说过“鬼拆桥”,难道今天就让自己给碰上了?

眼看过了半夜,王勇急眼了:他娘的,就是真有鬼老子也不怕,你敢拆桥我就敢跳河!他知道小河也不过五六米宽,虽然跳不过去也能勉强趟到对岸,最多是湿了裤脚粘了泥,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河边困上一夜!要知道,他老婆还在家等着他呢。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