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南京市浦口区乾坤苗圃场国学红楼梦中元春晋封为何会被说是瞬间的繁华?
红楼梦中元春晋封为何会被说是瞬间的繁华?
2022-08-06

贾元春晋升贤德妃让贾府在京城必然出尽了风头。对此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贾元春,贾政与王夫人所生,她被封为贤德妃,让贾府再一次扬眉吐气,得知这个消息后,贾府上下无不欢呼雀跃。只是,这一件天大的喜事,在秦可卿临终托梦给王熙凤时,却给它下了不一样的定论。

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

秦可卿去世,紧接着便是贾元春晋封,自然,她所说的非常喜事,指的就是元春晋封了。

只是,让众人欢呼的天大喜事,为何会成为瞬间的繁华呢?

回顾原文,我们不难发现,之所以如此评价元春晋封一事,主要源于这两点。

第一:贾府为迎接元春省亲修建大观园,花费了巨资。

元春晋封,意味着贾府出了一位贵妃娘娘,这对贾府而言,具有有利的政治利益。但同时,又传出了太上皇的旨意:

椒房眷属入宫,未免有国体仪制,母女尚不能惬怀。竟大开方便之恩,特降谕诸椒房贵戚,除二六日入宫之恩外,凡有重宇别院之家,可以驻跸关防之处,不妨启请内廷鸾舆入其私第,庶可略尽骨肉私情、天伦中之至性。

这道旨意一下来,众贵妃的娘家自然争相修建省亲别院,比如周贵妃、吴贵妃的家中,都已动工了。因此,从这一点来看,贾府为元春省亲修建省亲别院,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显然,以贾府此时的经济状况,修建如此大的省亲别院并不容易。

我们在原文中,至少可以从两个细节看出在修建大观园时贾府经济能力的不足。

其一:元春晋封,贾琏火速赶回了家。

元春晋封之时,贾琏正与林黛玉在苏州处理林如海的后事,原打算出月到家,然而,因为元春一事,他们临时改变了计划。

甚至于,一向疼爱林妹妹的贾母,连她的身体都顾不上,而让他们二人火速赶回了家。

贾琏为何要这样匆忙地赶回来?再联系一下他此时所办的事,我们不难推测,贾府修建大观园,因为资金不足,需要用到林如海留给黛玉的遗产。

在这一点上,后文贾琏就曾说过:要是再发个两三百万的横财就好了。试想,贾琏经手过什么大事呢?不正是处理林如海后事那一节吗?

其二:贾琏坚持老爷们的建议。

贾琏还未到家,但贾府的主子们,已经在商议修建园子了。就在贾琏同凤姐吃饭时,贾蓉带来了老爷们商议的结果。

贾蓉先回说:“我父亲打发我来回叔叔:老爷们已经议定了,从东边一带,借着东府里的花园起,转至北边,一共丈量准了,三里半大,可以盖造省亲别院了。已经传人画图样去了,明日就得。叔叔才回家,未免劳乏,不用过我们那边去,有话明日一早再请过去面议。”贾琏笑着说道:“多谢大爷费心体谅,我就从命不过去了。正经是这个主意才省事,盖得也容易;若采置别处地方去,那更费事,且倒不成体统。你回去说这样很好,若老爷们再要改时,全仗大爷谏阻,万不可另寻地方。明日一早,我给大爷请安去,再议细话。”

贾琏为何如此坚持这样的决定?很显然,借着东府的花园可以省下一大笔开支。贾琏与王熙凤夫妇二人在荣国府当家,对家中的资金再清楚不过。也是因此,他才会如此坚持着这样的商议结果。这在侧面上,同样反应出了贾府经济实力的不足。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便说过,如今的宁荣二府也衰败了,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但内囊也用上了。如今,为元春省亲修建大观园,更是掏空了贾府的积蓄,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贾府的衰败。

第二:元春晋封后,不仅没有为贾府带来任何利益上的好处,还做了两件导致贾府内部不和的事情。

正如贾蓉所说:

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她心里纵有这心,她也不能做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玩意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

很显然,元春晋封,在经济上并没有为贾府带来显著的帮助,至少,比起贾府修建大观园所花的银子,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在政治上,元春晋封同样没有为贾府带来帮助。如他的父亲贾政,依然是五品员外郎,贾珍、贾敬还是世袭的爵位。

因此,元春晋封,对贾府唯一的好处,就是得了一个好名声。而她本人,插手贾府内部的两个举措,更是导致了贾府内部的不和。

其一:支持“金玉良缘。”

端午节赐礼,元春将宝玉、宝钗二人的礼物给成了一样,这显然表明了,她对“金玉良缘”的态度。

因为她的介入,以贾宝玉的婚姻大事所形成了两大阵营正式进入正轨。一个是以王夫人为首支持薛宝钗与贾宝玉的“金玉良缘”,一个是以贾母为首只是林黛玉与贾宝玉的“木石烟缘”。

很显然,这两大阵营的存在,严重影响了贾府内部的和谐。王夫人有了元春的支持,变得更加的胡作非为。

其二:打压赵姨娘与贾环。

元春晋封贤德妃,不仅插手了宝玉的婚姻,同时,还插手了宝玉、贾环这一对兄弟的嫡庶之争。元春省亲当天,贾环没有出席,元春安排众人入住大观园,同样没有贾环的份。

甚至于,中秋节众人做灯谜的游戏时,她让太监当众质问贾环所做灯谜的意思,让其遭受众人的取笑。

可以说,贾环与赵姨娘之所以对贾宝玉如此敌视,同元春对他们的态度是分不开的。

由此可见,元春晋封,确实如秦可卿所说,不过是一时的欢乐、瞬间的繁华,它就像元春所做的灯谜炮仗一样,仅有那一瞬间的耀眼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