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大方承认自己的性欲吗

想问各位女性朋友两个小问题 :

第一个问题是:姐妹们,你觉得自己平日里有性欲望吗?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有的话,那你曾经有没有坦诚地承认、接纳过自己的欲望呢?

你敢大方承认自己的性欲吗

看完这两个问题,无论此刻你的内心是否已经有了答案,无论答案是什么,都请继续往下看。(真的没有广告)

前阵子某个失眠的夜晚,我突发奇想地将上面两个问题发给了几位相识时间在10年以上的女性好友。

坦白讲,即使作为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女孩,在点下「发送」键之后,仍然有一些莫名的羞耻感在我的身体内蔓延。

至于她们收到后的反应呢?其实也都大同小异。

有的人表示“不好意思说”,紧跟着开玩笑岔开话题;有的人索性当成没看到,直接避免回答。

看到她们反应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

不是所有女性都是“性冷淡”,反倒是有不少女性处在“性压抑”的状态之中。

即便感知到了欲望的存在,也不敢承认自己“想要”。

所以,身为一个女性,是否真的拥有欲望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通过@腾讯新闻-谷雨工作室 x @镝数今年联合发布的《2021青年男女健康报告》我们可以找到更为直观的答案。

在这份报告中,有一项关于“性生活意愿”的调查数据显示:

有22.6%的女性性生活意愿为4分,有7.2%的女性性生活意愿为5分。(ps:4分及以上为“较强”)

2021青年男女健康报告

《2021青年男女健康报告》

虽然这份报告仅仅只是一份针对“青年女性”的调查,不足以代表整个女性群体,但至少可以说明一个事实——

身为女性的我们,无论是内敛的、外向的,还是可爱的、严肃的,都是有欲望的。

我们能够感知到自己身体的想法,也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就像电影《送我上青云》里姚晨饰演的“盛男”一角,在得知自己身患重病,今后可能无法再进行更多身体体验的时候,所做出的那个真实而勇敢的决定一样。

当她说出那句“我想和你做?”的同时,也替无数女性道出了压抑在内心已久的声音。

送我上青云

电影《送我上青云》

确定了这一事实,就不免要聊到另外一个问题:

女性为什么不敢羞于承认自己的欲望,而是选择进行自我压抑?

不是女性不配拥有“谈性”的资格,而是在父权制社会体系下,为了更好地掌控女性,将女性置于“他者”的位置。

相对于男性来说是被支配的一方,在性行为里也被当作是“客体”。

与此同时,传统思想里的“贞操观”也束缚着女性,一个女性一旦承认自己有欲望,往往会被施加“不检点”的罪名,遭到荡妇羞辱。

这会让她们以为,自己在这件事里只能被动接受,然后配合男性,取悦男性。

去年大火的日剧《17.3 about sex》第四集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女主的母亲不允许自己的女儿穿短裙、就连“生理期”三个字都不允许女儿说,可是谁也没想到,某天晚上母亲却被女儿发现偷偷在房间里用女性玩具。

女性的性压抑,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延续到了今天。

在这一集的最后,还告诉了我们一个“冷知识”:

原来,女性玩具最初只是一种医疗器械,是由于人们认为女性没有欲望,女性在备受压抑的情况下之下憋出了病,才有了它们的出现。

日剧《17.3 about sex》

日剧《17.3 about sex》

然而,这种长期的压抑带给女性的伤痛还远不止是这一点。

因为当女性无法明确表达自己的欲望时,“Yes means Yes”就无法成立,这也就意味着“No means No”同样无法成立。

也就是说,女性如果在这件事上不做表达,只会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产生一种错觉——

“女性说「不想要」的时候,其实是「想要」”。

纪录片《日本之耻》里,性侵受害者伊藤诗织谈到自己遭遇知名记者山口敬之强奸一事时,提到了一个关键细节:

被强迫发生性行为的过程中,她不敢用日语跟对方说“求他停下”,因为她觉得这种“拒绝”反而会让对方变得兴奋,展开更猛烈的性侵。

纪录片《日本之耻》

纪录片《日本之耻》

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女性应当说出自我欲望的原因之一。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女性不能正大光明地说自己“想要”,或者女性的“想要”不被正视。

那么她所有的“不想要”,也就变得不再有意义。

性不是洪水猛兽,「女性谈性」也不是一件丢人的、需要感到羞耻的事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两性

避孕药什么时候吃有效?不同避孕药用法有区别

2021-8-4 13:42:33

两性

如何让女友更爽?这套床上秘籍记得查收

2021-8-7 21:35: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